YIHE陳

18.8.25永久休站弃权声明:
本站内所有内容皆以非商业的学术探讨以及艺术实践为目的;
信度与效度或随时间变化;
如有需者请妥善使用。

【翻译】SPECIAL对谈:海马濑人的破坏与重生

两年前的旧货。备份。附:游戏王剧场版特别篇Transcend Game汉化 前篇 后篇

-

SPECIAL対談『海馬瀬人の破壊と再生』『遊☆戯☆王』高橋和希×津田健次郎

原载于《津田健次郎責任編集 EDGE Vol.01》宝島社2015年06月


大人气漫画《游戏王》将在2016年迎来自开载以降的第20周年,推出以主人公武藤游戏与他的宿敌海马濑人为中心的全新剧场版。时隔约20年的今天,原作者高桥和希与海马的声优津田健次郎就《游戏王》以及“破坏与重生”这个话题进行了对谈。

=创作《游戏王》之后,破坏卡牌的根基=

津田:这次对谈以“破坏与重生”为题,老师也很喜欢这个提词吗?
高桥:喜欢啊。我首先想要破坏掉的就是《游戏王》(笑)。
津田:诶,是这样么?
高桥:虽说剧场版新作还在等待中,但如果发表这样的言论恐怕会惹人不高兴吧(笑)。只是我觉得画完作品发表之后,作品就不再是自己的东西了。所以就算想要破坏《游戏王》,现在也做不到了。本作一直以来借助各种媒体平台扩大影响,受到了很多制作组以及粉丝的支持,之后也将继续长久地存在下去。《游戏王》接受这样的宿命。
津田:《游戏王》发展这成样壮大的作品,想请教一下当初创作的契机是什么。
高桥:那是20年前的事了,总之因为当时很穷,就有了试一下漫画的想法。我原本在游戏公司设计游戏,一边工作一边偶尔也画一些漫画。向各种出版社都投过稿,最初没有一点眉目还挺难过的。心想下次失败就算了。过了30岁才画出《游戏王》。
津田:据说之前有很多格斗漫画?
高桥:想过少年漫如果不战斗可不行,因为那是当时的主流嘛。不过世嘉发售的《VR战士》那时也在流行,玩家可以通过游戏自行让角色动起来,我以为这和用漫画的形式画出格斗场景无甚区别。于是排除挥拳互殴和武器战,心想是否可以创作出斗智的战略性对抗游戏这样的新故事。
津田:如此说来,老师对各种游戏都很熟悉么?
高桥:虽然在游戏公司任职,但自己玩的也只有RPG和桌游之类。因此虽然想画有关游戏的漫画,但是缺乏游戏的点子,也就没想过要连载长篇(笑),也没打算要让卡牌游戏变成故事的主流。
津田:话虽如此,画了卡牌游戏之后却取得了很大的反向呢。
高桥:是的(笑)。远远超过画其他游戏的时候。虽说是游戏对海马之战,但说句抱歉的话,我是准备让海马在那回就出局的。
津田:果然(笑)。确实有那种兆头。这么卑鄙的角色是挺难处理的。
高桥:一次性的路人甲而已。但是,随着连载的继续,灵感渐渐耗尽,连编辑部都为难起来的时候就向我提出了“要不再来一次卡牌游戏”的建议。
津田:于是海马就再登场了。
高桥:是的。让阴险的海马变得稍微帅气一点,赋予他追击游戏的属性,套进故事里。也是从那时开始进入了卡片的地狱。
津田:卡片的地狱呢(笑)。
高桥:真的哦!再说些冲击性的内容吧,其实我到现在为止,都没玩过游戏王卡牌哦(笑)。
津田:诶诶!说出那种事可以么?
高桥:嘿嘿。不过那对于《游戏王》的创作来说很重要。因为我觉得《游戏王》并非卡牌游戏漫画,而是自始至终通过角色定胜负的作品。
津田:原来如此。即使我们声优也不是以卡牌为中心,而是以角色为中心来演绎。
高桥:是吧?总之我在画漫画的时候是把角色放在首位的。塑造游戏、城之内、海马等角色,卡片只是小道具。为了不被卡片束缚住,我决定自己绝对不玩卡。
津田:立下誓言了呢。
高桥:没错。说起来那时候连载很忙,也根本没有玩卡的时间(笑)。然后当我有玩卡的打算时,已经出了很多种类了,每周,我的居所都会一箱一箱寄送过来,搞得我好像网罗了世界上所有的游戏王卡片一样。想要组的话倒是可以组出最强卡组,但如果跟人决斗输的话会很丢脸,不是么。
津田:理论上确实可以搞出最强的布阵呢(笑)。
高桥:我还没动过那种脑筋呢。
津田:那算是问题发言么(笑)。
高桥:完全没关系(笑)!这句话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算作我的“破坏”也说不准。
津田:破坏掉游戏王卡牌的根基。
高桥:并且我觉得卡牌游戏规则本身就很奇怪。

-从角色与故事的创造开始走向完结-

津田:老师在画作品的时候是按照什么样的顺序?
高桥:我最先作画。然后再想出人物的台词和故事。比如,在使用怪异的人物推进剧情的时候,自己也会自然地陷入角色中,挺辛苦的。画马利克的时候最为头疼。因为这是个心怀彻底破坏愿望的角色。
津田:马利克留给我很黑暗的印象。我觉得巴库拉跟马利克也有相近的地方。
高桥:巴库拉虽然黑暗,但还有点余地的感觉。总有哪些地方可救。海马也是。
津田:海马很明朗呢。我觉得他积极向上得吓人。
高桥:是个积极向上的笨蛋呢(笑)。
津田:呵呵。拥有如此之强的自我肯定力,不知怎的就被大家喜爱上了。但最初时候的海马对胜利的贪欲似乎并没有那么强。
高桥:游戏变强之后,作为宿敌的海马必然也会变强。危机感的相互作用之下逐渐成为强大的角色。总是自说自话,抛出不负责任的台词给周围添麻烦,确实是个有趣的男人。画完海马之后我也会变得态度傲慢起来。但一画到表游戏,又变得温良恭俭。我大概也是会受到各个角色的影响吧。
津田:游戏有里人格,在老师的心中也有么?
高桥:我觉得大家都有表里两面。我也好,别人也好。所以打算画出引发这种共鸣的漫画,一开始就这么想好了。设定时考虑让游戏身上寄宿其他人格,但表里人格之战的剧情定为最终回,这是在连载途中决定的。
津田:有过最终回故事来临的感觉么?
高桥:说到来临,或许是自以为是地听到也说不定,匆匆忙忙拼死抓了一手烂泥的感觉。
津田:原来如此。我在舞台上演出的时候总会等待谢幕式到来,但连载的尽头是看不到的,有点辛苦呢?
高桥:辛苦啊(笑)。讽刺的是,人气越来越高,连载结束不了。而我的身体撑不下去了,便提出再连载30回就完结,向最终回进发。那时,就这样继续卡片战斗的话,我觉得作品将会被受到万众瞩目的《游戏王》卡牌本身吞噬掉。我想要让角色的故事干净利落地终结,就决定在最后的古代篇绝对不使用卡片。比起卡片战斗,描写角色的根源更重要,就这样完成了《游戏王》。

=“破坏”并非“重生”,而是所谓“重建”=

高桥:我觉得海马和津田君挺相像的呢。听试镜时的Demo就觉得声音不错,后来跟津田君直接见面时就认定“这个人就是海马”。
津田:真的吗!
高桥:嗯。声优似乎会不可思议地与角色形似。
津田:说身材形似那倒是有的。
高桥:在朗读“破坏与重生”的时候也很海马。最初听到这个题目,津田君有没有觉得好像被刁难到了呢(笑)。
津田:没有(笑),其实这个话题我从十多岁开始就不停思索。如果没有参与戏剧表演,我说不定会变成危险的人物呢(笑)。
高桥:啊哈哈哈!但是演出海马,算是继承了他的怪异的部分吧?从细胞层面来说,津田君身上有海马的元素,很同调呢(笑)。我想津田君是必然被选中来饰演海马的。不如说,是海马被津田君选中了。
津田:被这么说我好开心(笑)。那么海马式的“破坏与重生”,老师是怎么想的呢?
高桥:年轻时和现在的想法不同了。以前,画漫画是不断重复“颠覆着创作”的过程,确实就是“破坏与重生”。每次重生都充满能量,角色有质量变大的感觉。但现在从现实考虑,觉得“破坏与重生”两者不可相提并论。要说原因,那是因为在想好“重生”的瞬间,“破坏”就失去意义了。出现破坏愿望的时候,破坏直到归零,我觉得这跟死了没有区别。“重生”是不可能做到的。即便精神上拥有以重生为前提的破坏愿望,也有可能走向消极方向。因为“重生”是涉及到自爱和利己主义的,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。我觉得如今尽管人们通过SNS(译注:社交网络)与世界拉近了距离,“破坏与重生”的集团性却增加了,来一发就将世界带入疯狂的境地也是有这样的可能性呢。因此,现在的我不再把“破坏与重生”同水平线看待。
津田:现在老师画漫画的方式已经不是“破坏与重生”了呢。
高桥:对于现在的我而言,漫画是自己心中“重建”的手段,跟“破坏”毫无关系了。据说人体由60兆个细胞构成,每6个月细胞都会更新一轮,我一直觉得那就是“破坏与重生”。但是仔细想想,细胞是以分裂的形式舍弃旧成分,留下新成分,这样代谢的。我觉得那就不是重生,而是重建。因此我创作漫画也是如同细胞一样新陈代谢的一个变化过程。只不过,漫画在故事性方面目前还是可以用“破坏与重生”来形容。
津田:那是为什么呢?
高桥:因为游戏在故事中不得不通过取得胜利而获得重生。游戏为了重生,必须破坏疯狂的反派角色。概言之,要达成重生,必去借助他者。

=剧场版《游戏王》的复活,以游戏和海马的“重建”为方向=

高桥:我觉得明年公开的新作剧场版不是“重生”,而是想将原作中未补完的部分呈现出来,这可以称得上是“重建”。
津田:故事在先前就构思过么?
高桥:细节不能说。因为原作中一直将现代的海马放置着,所以有过想让海马成为主角的念头。
津田:好开心呢。因为我直到现在还在使用KC的马克杯!
高桥:是嘛(笑)!海马不顾一切,任意妄为,我也很喜欢他呢。
津田:一说到海马,老师就来兴了(笑)。
高桥:是哦(笑)?我觉得召集海马和游戏可以响应原作粉丝的期待。况且原作是20年前的东西,观看《游戏王》的世代大概也已经不同。但正因是这个时代,才想看看海马这样的角色。如此直截了当的角色怕是很难再找到了吧。
津田:确实!那么,希望您能够留下致以读者的话语。
高桥:《游戏王》迎来20周年,对于一直收看到现在的粉丝,感谢你们了解新的《游戏王》。明年上映的剧场版,敬请期待。总之海马很厉害!当然游戏也是!
津田:能够跟饰演游戏的(风间)俊介君再度重逢,我也很高兴呢。
高桥:能召集到Cast我也很高兴。
津田:最后老师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?
高桥:当然!津田君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,吸收了海马的细胞,成为了饰演海马的独一无二的声优。就这样一鼓作气勇往直前吧。你能够饰演海马,我从心底表示感谢。
津田:非常感谢。我会努力的!

fin.

评论
热度(42)

© YIHE陳 | Powered by LOFTER